13年山西新郎结婚一个月后死亡,4名伴郎判刑3年,怎么回事?

2013年2月8日,家住山西太原清徐县西营村的李瑞佳被紧急送往医院。

经检查,李瑞佳的状态极差,身体多处遭受击打,以致器官破裂,生命垂危,仅在重症病房治疗一月有余便一命呜呼。

令人意外的是,李瑞佳年仅24岁,身强体壮,且新婚燕尔,本该拥有幸福美好的未来。

之所以被“殴打”致死,全都源于婚礼上的那场婚闹事故,而罪魁祸首则是与新郎交情颇深的四位伴郎。

事后,四位伴郎被受害者家属告上法庭,均以“过失致人死亡罪”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。

一夕之间,新郎骤然离世,新娘成为寡妇,曾经的好兄弟沦为杀人凶手,喜庆的婚礼变成悲痛的葬礼。

这便是当年震惊全国的“山西婚闹致死案”,让我们一起回顾下这场悲剧的始末。

婚前的担忧

“小慧,能和你结婚,我很幸福。可我有点担心……”

2013年2月5日,婚礼前夜,李瑞佳握着未婚妻王佳慧的手,默默地叹了口气。

王佳慧敏锐地察觉到丈夫的不对劲,连忙关心道:“担心什么?”

“其实,我们老家有个习俗,婚礼当天要进行婚闹。”李瑞佳满脸愁容地说。

“婚闹?我听说过,在我国有好几千年的历史了,会让婚礼变得很有意思。”王佳慧打趣道。

“可是,我们老家的婚闹有点过分,亲友团会打新郎,有时下手会没个轻重,我怕他们打过头了。”李瑞佳微微蹙眉,担忧道。

“没事,别杞人忧天了,到时候我护着你!”王佳慧拍了拍丈夫的肩膀,轻声安慰道。

谁能想到,这一夜的促膝长谈竟是夫妻俩最后一次甜蜜对话,新郎的预言即将成为现实,新娘的保护终究无法兑现。

西营村常年流传着一个习俗,婚礼当天,新郎被打得越狠,新人便会越有福气,将来的婚姻生活才会越美满,走得越长远。

很显然,这是带有封建迷信色彩的无稽之谈。可对于村里的老人来说,却是深信不疑的。

2月6日上午10时左右,李瑞佳穿着帅气的西装,手捧一束花,兴高采烈地坐上婚车。

上车前,李瑞佳被亲友团狠狠“砸”了一拳,胸口一阵酸痛,气差点顺不过来。

对方美其名曰:“出门挨一拳,路上更安全。”

与此同时,一旁的群众七嘴八舌地起哄着:“一拳不够吧,再多来几拳!这点疼都受不住,小心今后妻管严!”

李瑞佳尴尬地笑了笑,揉了揉胸口,连连摆手,请求亲友团放过他。

一路上,鞭炮齐鸣,锣鼓喧天,仪仗队将气氛烘托得十分热闹。街边的男女老少纷纷从屋里探出头,不由自主地鼓起了掌。

恶俗的婚闹

抵达新娘家后,李瑞佳被几个伴娘堵在了门口。

“三秒钟说出新娘的三围,说不出给红包!”一个伴娘挑眉发问。

李瑞佳害羞地摇了摇头,老老实实地递出一个红包信封。

李瑞佳

随后,另一个伴娘拿出了一张七零八碎的照片,里面掺杂着新娘与其他亲友的五官。

“一分钟内,把新娘的照片复原,否则就要做指压板俯卧撑!”

李瑞佳在脑中迅速复原了原图,左右手同时开工,不浪费一秒钟,卡着点将新娘的照片复原如初,额头的汗珠都给急出来了。

紧接着,李瑞佳又经历了“找鞋子”、“驮新娘”等重重考验,才顺利将王佳慧接上车。

此时的他体力不支,几乎虚脱,在车上休息了好一会儿,才慢慢缓过来。

王佳慧

中午11时多,李瑞佳接亲归来。可他万万没想到,等待他的竟是接连不断的“殴打”。

在距离婚房一百米处,已有十几个人簇拥在那。李瑞佳刚下车门,便被昔日好友拽了出来 团团围住。

“嘿嘿,新郎官,还不能进门,先转上几圈,不然不许走!”

李瑞佳无奈笑了笑,乖乖照做,有点眩晕。可他刚想拉上新娘大步向前,头部便被狠狠击打了几下。

“要走,想得美,还没‘驾马’呢,别想跑!”

“驾马”是当地流传甚广的习俗,就是将妻子驮在脖子上,直至回家。李瑞佳的身材瘦削,可王佳慧的体重却有百来斤,驮在背上还好,可骑在脖子上却十分困难。

原地不动还好,可又要行走,中途还要躲避亲友的殴打与推搡,别提多危险了。稍有不慎,这对新人都会身受重伤。

亲友团中欢呼声最大的有四人,都是新郎的好友,分别叫李佳鹏、夏小龙、夏富平阎国斌

他们不仅不担心新人的安危,反而兴致满满,将新娘搬到李瑞佳的脖子上后,还不满意地叫嚣道:“不够,不够,我们下手还太轻了。”

随后,四人又将李瑞佳单独拽了出来,往他的胸口与后背锤了好几下,边打边乐呵呵地笑着,充满着恶趣味。

刚开始,李瑞佳尚且能忍受这些小打小闹。可正是由于他的隐忍,导致周围人愈加不知分寸,行为也越发过分。

渐渐地,场面开始不受控制。村里围观的吃瓜群众也簇拥上前,开新人的玩笑。

人群中有人大声呼喊:“再打重一些,给小两口多添点福气,前段时间有新郎腿都被打折了,人家夫妻现在可恩爱了。”

不知是不是听到了这番“胡诌”,那些打在李瑞佳身上的拳头与巴掌更多了,力道也更重了。

李瑞佳的背部、腰部、大腿、肚子和胸膛无一幸免,仿佛遭受了史无前例的群殴,被打得上气不接下气,差点吐血。

“别打了,别打了,我快受不住了……”

李瑞佳连忙求饶,不断叫停,声音也越来越小,很快消散在嘈杂的婚礼现场,无人听见。

王佳慧惊呆了,虽然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,却还是被这不受控的婚闹现场给震慑住了。她着急地拨开人群,小碎步奔向婚房,独留可怜的丈夫继续遭受殴打。

变相的群殴

到了敬酒环节,李瑞佳被阎国斌等人拖去给长辈敬酒。没喝几口酒,李瑞佳的耳边又响起了突兀的吵闹声。

“不对,你这敬酒姿势不对!嘿,你这杯酒喝少了!”

话音刚落,阎国斌等人便朝着李瑞佳的后脑勺狠狠拍打了一下,一下不够,又多补了几下,一下比一下重。

此时,李瑞佳的眼前直冒金星,他已经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喝酒了,还是被打得头晕了。

酒席上,李瑞佳的姐姐李春瑞瞥见弟弟不对劲,凑到他跟前,关心问道:“你是不是有点不舒服啊?”

还未等新郎发话,阎国斌等人倒是抢占先机,调侃道:“他哪是不舒服啊,分明是我们打轻了。”

随后,他们对着新郎的后脑勺又打了几拳,力度似乎没控制好,导致李瑞佳的眼前出现了几秒漆黑。

事后,新娘王佳慧边抹眼泪边回忆道:“婚闹整整持续了四个多小时,他们想了各种各样的怪招,怎么奇葩怎么来,把我老公不当成人,往死里打。”

进入洞房后,李瑞佳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,本以为侥幸逃脱了,可那些所谓的“朋友”并不打算放过他。

他们猛扑到床上,用被子蒙住李瑞佳的头,将他当成棉花一样,暴打了几分钟,直到反抗的声音逐渐缩小,才心满意足地停了手。

婚闹结束后,亲友团摆了摆手,心情愉悦地离开了。王佳慧小心翼翼地将丈夫搀扶回婚房,脸上满是担忧。

只见李瑞佳鼻青脸肿,弯着身子,尽是疲惫的姿态。王佳慧简单用药帮丈夫处理了伤口,心中隐隐有不详的预感。

“你没事吧?”王佳慧担心地问道。

“有点难受,呼吸有点不顺畅。”李瑞佳涨红了脸,硬生生挤出来几个字。

“要不我们去趟医院吧?”

“算了,折腾一天了,先休息,明天再说,你不用太担心啦,我没事。”

就这样,李瑞佳倒头就睡,希望休息能够扫清一天的疲惫。然而,可怕的是,李瑞佳身上的疼痛与不适非但没减轻,反而越来越严重。

一开始,李瑞佳只感觉胸腔疼痛,随后便是手臂发麻,头部晕眩,恶心呕吐,四肢无力……

没两天,李瑞佳变得神志不清,甚至直接倒地昏迷。家人们吓坏了,连忙拨打120,将李瑞佳送进医院。

诊断结果令众人毛骨悚然,新娘王佳慧直接崩溃痛哭,不知哭的是丈夫,还是哭自己。

“他的情况很严重。全身多处软组织受伤,还伴随气管破裂,皮下气肿以及蛛网膜下腔出血等症状。”医生严肃地说。

还未等家人反应过来,李瑞佳便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,等待他的将是长达一个月的慢性死亡过程。

期间,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书,并建议家属尽快做手术,费用高达5万元。

“手术费太高了,我婆婆家里没钱,我只能找娘家借了2万,剩下的钱是用婚房抵押才凑够的。”王佳慧说。

手术结束后,全家人小心翼翼地在病房陪护,希望李瑞佳能尽快好转。

谁成想,李瑞佳的病情竟然一天比一天坏,逐步演变成肺炎,脊髓组织感染,肾功能衰竭,呼吸功能衰竭,直至死亡。

谁为新郎的死买单?

“啧啧啧,新郎才24岁啊,结个婚结死了,新娘也变成寡妇了,可惜了,可怜啊!”

谁能想到,一个多月前正在风光办喜事的李家已经挂起白布,灵堂不间断地传出呜呜咽咽的哭丧声,分外凄凉。

王佳慧一夕之间成了寡妇,仿佛做了一场很长的梦,怎么也无法接受,终日以泪洗面。

在众人为李瑞佳的死痛彻心扉时,李瑞佳的姐姐李春瑞已经收集齐证据,向公安机关报案。

好在婚礼有全程录像,警方很快确认了伤人最严重的四位罪魁祸首:李佳鹏、夏小龙、夏富平和阎国斌

其中,有三人已被警方控制住,等待法律的惩处。唯独罪行最重的阎国斌,不知是早就得到风声,还是心怀愧疚,连夜潜逃了,后来才主动投案自首。

令人诧异的是,法庭上,这几位伴郎的口供出奇地一致,仿佛提前串通好一样,不但不承认自身错误,反而将过错归咎到已经离世的李瑞佳身上。

“李瑞佳之前在醋厂工作,体力活比较多,很累很忙,说不定身体早就不对劲了。”

“婚闹是我们这的习俗,每个新郎都会被打,怎么就李瑞佳一个人出事儿?听说婚闹后的几天,李瑞佳的身体一直无恙,是不是医院治疗不当啊?”

面对昔日好兄弟的不幸惨死,几名犯罪嫌疑人非但没有丝毫愧疚与懊悔,甚至还一个劲地狡辩与嘴硬,这种冷漠的行为实在令人发指。

不过,检察官拿出了李瑞佳的尸检报告,结论明确显示:李瑞佳的死亡并非医疗事故,而是因过度殴打所致的多脏器功能衰竭死亡

此外,法官表示,李瑞佳的致命伤是后脑勺几处猛烈的击打,乃阎国斌等人所致。

最终,法院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三位伴郎有期徒刑三年,缓刑三至五年不等。

起初,李家人要求95万人民币的赔偿,可夏小龙等人实在拿不出那么多钱。法院最终只能将赔偿金额下调至36万九千元,三家均摊。

直到三人判刑后,逃跑的阎国斌才主动投案自首,认罪伏法,得到了应有的惩罚。

至此,“山西婚闹致死案”以新郎惨死,新娘守寡以及伴郎坐牢彻底告终。

在中国,尤其是农村地区,婚闹现象十分普通,可“李瑞佳”事件却走向了一种极端。

婚礼本是皆大欢喜之事,婚闹也可为其增添些许趣味,可这一切都应保持在不失礼数、不伤害人的范围之内。

若是过度婚闹,不仅无助于婚姻关系的促进,反而会造成无穷无尽的伤害,甚至像本案一样,将婚礼直接变成了葬礼。

经此一案,不可否认的是,“婚闹”是造成李瑞佳死亡的罪魁祸首。

希望国家能对此习俗严加管控,剔除恶规陋俗,提高人们的道德水平,杜绝伤人杀人的婚闹事件再度上演。

举报
评论 19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