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俄投下反对票后,立陶宛外长提议重建国际秩序,由G7替代安理会

之前在安理会表决对朝制裁提案时,中俄两国均投下了反对票,意味着该提案被否决。这份提案是由美国提交的,目的是对朝鲜追加制裁,但是这跟中方一贯的立场相违背,中俄绝不会允许美国胡作非为。

中俄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,从一开始就被赋予了一票否决权,而中俄也非常珍惜一票否决权,尽可能为广大发展中国家主持公道。对于西方的不义之举,中俄会站出来制止。

因此尽管提案被中俄否决,但是美国也不能改变这个结果。不过也有人想耍小聪明。立陶宛外长兰茨贝尔吉斯近日刊登了一篇文章,认为应该重塑国际秩序。

按照兰茨贝尔吉斯的说法,西方应当将意识形态的对抗扩张到全球,建立一个基于“规则的秩序下的全球联盟”,这个全球联盟有现成的,就是七国集团(G7)。

兰茨贝尔吉斯认为,G7完全可以取代安理会处理国际事务。其实兰茨贝尔吉斯口中的全球联盟,只不过是把中俄排除在外的一个小圈子。兰茨贝尔吉斯的意思很简单,为了提案不被否决,西方不能再带中俄玩。

只能说兰茨贝尔吉斯能够当上外长,实在是一个奇迹,倘若对国际形势有一点了解,就不会说出这些话。中俄能够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,能够被赋予一票否决权,绝不只是因为二战战胜国身份。

我们都知道,联合国成立前,英法曾牵头组建国际联盟,职责也是处理国际争端问题,维护世界和平。但是只有58个成员国,美国并未批准加入,苏联曾经加入过,但后来被开除会籍。

国际联盟成立不久就沦为了英法维护霸权的工具,最终国际联盟不可避免地走向破产,这说明了两点,首先一套行之有效的国际体系必须是建立广泛基础上的,不能只为少数国家服务。

国际联盟没能成功,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美国和苏联没有加入,当时英法已经在走下坡路,美苏国力蒸蒸日上,正在不断扩大自身影响力。在处理部分地区争端问题时,英法说了不算,还要看美苏的意见。

其次就是要提高决策效率,减少不必要的程序,因为国际联盟通过决议需要所有成员国一致同意,而各个成员国利益不一致,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给出统一意见,决议往往要搁置很长时间。

因此联合国成立时,就广泛吸取了国际联盟的教训,中美英法苏作为当时世界上实力最强的五个国家,自然不可能被联合国排除在外,中美英法苏也理所当然地担任安理会常任理事国。

尽管已经过去了七十多年,但是中美英法俄实力仍然远超世界其他国家,国际格局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。自从苏联解体后,俄罗斯就取代苏联继续在安理会行使权力。

同时俄罗斯也继承了苏联的军工基础以及核武库,尽管这两年新冠肺炎疫情重创了俄罗斯经济,但是俄罗斯军事实力仍然能够叫板美国,俄罗斯的影响力也遍布中亚以及中东地区。

而中国这些年也在迅速崛起,其实在七十多年前那场抗美援朝战争中,就奠定了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地位,也为后来中国重返联合国打下了基础。美国在插手地区事务前,也必须考虑中国的意见。

所以未来不管出现什么样的国际秩序,都不可能把中俄排除在外,否则就会走上国际联盟的老路。没有中俄参与,西方不可能处理好地区争端问题,就算组建“全球联盟”也是有名无实。

七国集团当初是为了应对经济危机成立的,后来开始加入政治议题,逐渐变成了西方国家自己的小圈子。换句话说,七国集团根本没有代表性,只能代表西方自己的利益。

全球事务绝对不是西方国家说了算,他们代表不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意见。目前西方在联合国的势力越来越大,中俄也理应提前做好应对准备。

举报
评论 25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