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奇故事:男子走夜路,遇黄鼠狼“讨封”,他的回答值得学习

宋朝时期,安宁镇上有一个樵夫,名叫周保义,从小就跟着父亲上山,直到十七岁时父亲病逝,才开始独自山上打柴。

由于常年走山路,不自觉得练就出一副好身体,靠着自身本事,他的日子过得倒也不错。

一转眼周保义已经年近四十,虽然依旧老实本分,但因个性沉闷,不善言辞,所以一直没能娶妻生子。

然而最近,他遇到了一桩怪事。

在赶路回家的时候,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喊他,回头一看,原来身后是一个黄衣老者,头戴斗笠,双手作揖问他道:“老伯,您看我像不像人?”

周保义心想,你岁数恐怕比我还大,叫我老伯这合适吗?不过他又一想,哪有人会问别人自己像不像人?所以他这才意识到,眼前之人定有古怪!

周保义毕竟年长一些,听说过一些动物在修炼到达瓶颈的时候,会通过向人讨封的方式,来提高自己修为。

若是得到肯定,则借着吉言化为人身。但若是被拒绝,或者被回答‘不像’,那就会前功尽弃,损失几十年的道行。

他本以为这件事只是别人随口而说,没想到今日竟然真给他碰上了。

周保义本就善良,不希望它多年的修为白费,但又害怕它化身为人之后,做一些胡作非为的事情,因此他稍微想了想,便对着它说道:“像人,像一个心地善良的好人,以后得多行善事。”

那人听后,连忙弯着腰给周保义拜谢,随后一溜烟就没了踪影,而周保义也安全回了家。

本来他以为这件事情就算是过去了,却没想到日后村子遇到一场大难时,一个身穿黄衣的女子帮他们解了围。

(一)

最近村里很不太平,总是发现有人失踪!先是村头的钱老汉,后来又是住在村东的李家父子。

活人失踪可是一件大事,所以县官老爷立刻就派人来查,然而全都一无所获,最后无奈只得

让村民以后多注意一些。

等到县官带人离开之后,有村民恰巧上山,在山上看到了三具白骨,对比后才知道,正是先前失踪的这几人,也因此,村里人都开始说山上有妖怪,一时间人心惶惶,很多外地人听说之后,吓得都不敢从村子路过了。

然而这一日,村里来了两位神秘男子,一个身材高瘦,一个又矮又胖。

两人虽一身商人打扮,但不知他们到底是从哪里来的,在村外的墓地旁站了好一会,才进了村子。

他们向人打听林寡妇家在何处,随即朝着那人所指的方向,一路朝着林寡妇家里走去。

林寡妇名叫林寻梅,丈夫两年前在山上亡故,是村内第一个出了事的人。不过她丈夫被发现得早,身体还依旧完整,从外观上来看,更像是突发了某种恶疾而死。

但只有林寻梅知道,丈夫一向身体健壮,他的死一定很不简单。

由于林寡妇还很年轻,且姿色秀丽,自从她丈夫去世之后,就有不少男人整日惦记着她,经常会去她院子里说些悄悄话,不过最后都被她拿着棍子给赶了出来。

后来大家都知道林寡妇的厉害,男人们再也不敢靠近她家院子。而这次外来的两个男子竟然是来找林寡妇的,所以众人都起了兴趣,他们想看这两人被林寡妇用棍子赶出来的狼狈模样。

果然,两男子刚一敲开门,就见林寡妇提着棍子出来了,然而那位高瘦的男子对她说了一句话,林寡妇忽然松开棍子,之后变了一种态度,让两人进了屋,此后这两人就在林寡妇家中住下了。

村内人皆不明白,为什么林寡妇会让他们住下,他们与林寡妇又是什么关系,难道林寡妇突然变了心意,想要重新嫁人了?

原来,这两人并不是普通的商人,而是从县衙里来的两位捕快,正是为了村里最近有人失踪的案子而来。

由于害怕打草惊蛇,所以才伪装成商人的模样,借住在林寡妇家里。

而林寡妇也一心想要查出加害丈夫的凶手,所以才一直让他们留宿,一直到凶手被抓住为止。

那个高瘦的男子名叫洪元,矮胖的男子名叫马毅,两人从住进林寡妇家的第一天夜里起,就在村内四处查看,看看有没有希望发现非常可疑之人,然而还真就被他找着了!

他们发现村内有一户人家,门口经常会多出一些山果和草药,一经询问,林寡妇告诉他们:“这人叫周保义,是个樵夫,也是个单身汉,为人善良正直,凶手应该不会是他。”

马毅立即问道:“他门口的山果是哪里来的?而且为什么要放在外面?”

林寡妇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过后才又接着说道:“兴许是他自己在山上摘的?我只知道从前几年开始,他家门口就经常会多出一些山果,有时他还会将山果分给我们吃,那山果又新鲜又解渴,味道可甜了。”

洪元听后若有所思,过后让马毅到他门前将山果给拿过来,仔细地观察一番,确定这只是普通的山果,随后拿起一颗放在嘴里,片刻后表情扭作一团,全吐了出来。

“这哪里是新鲜可口,分明比没成熟的李子还酸,牙都快要酸掉了!”

“不可能呀,我吃过几次,不像你说的那样。”

林寡妇从篮子里拿出一颗卢橘,结果到嘴里也是又酸有苦,忙张开樱桃小口吐了出来,说道:“或许是还没熟,快将它放回去吧。”

马毅又将篮子放到了周老汉的门外,之后几人又在附近查看了一阵子,直到天色大亮时才回到林寡妇家里。

一连数日,两人皆没有发现什么异常,直到这天,周保义来给他们送山果,他才发现有些异常的举动!

(二)

“林姑娘,你在家吗?听说你家来了客人,我特意给你们送些果子尝尝。”

周保义在门外站着,不多会林寡妇将门打开,两人在门口闲聊几句,他把手中的竹篮递给了林寡妇,正要回去,就听院中一个高瘦的男子喊道:“周大哥,既然来了,到屋里坐坐。”

林寡妇听后,也喊他到院里休息一阵,周保义推脱不掉,只好进到了院中。

桌前,林寡妇早就将其带来的山果清洗干净,他见众人都不吃,就问道:“你们怎么都不吃?”

洪元想起那天早上,差点把自个的牙给酸掉了,便连番推辞说自己不饿,还是马毅不怕,他随手就抓起一个卢橘,顿时觉得齿颊留香,随手又多抓了几个。

洪元见状也伸出手,拿了一个尝尝,结果味道还真和那天早上的不一样,随后问道:“周大哥,你这山果是哪里来的?是你亲自上山摘的吗?”

周保义没有听出他是在试探,随口说道:“当然不是!这山那么大,我哪能每天摘到这些,这都是别人送来的。”

“说来也是奇怪,从几年前开始,每天早上,我家门前都会多出一堆山果来,起初我害怕有毒,不敢吃,直到后来尝过之后,才知道只是些普通山果而已,至于是谁送来的,我还真没有发现,有几次我就守在门外,想看看来的人是谁,结果只闻到一阵香风,醒来时已是天亮。”

洪元一听,就觉得这件事很不寻常,悄悄对他说道:“若是如此,今晚你就在房内假睡,我与兄弟二人在你家院外守着,若是有可疑人现身,你就出来指认。

这几年来,周保义也想弄清到底是怎么回事,所以他听了洪元的话之后,即刻答应下来。

实际上,周老汉并不是好奇来人的身份,只是觉得每日送来果子很是辛苦,想让他不用再送了,也想当面对他道一声谢。

然而,当他看清来人之后才发现,这些年来坚持为她送山果的竟是一个妙龄女子,而且事情恐怕也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。

(三)

天色微明,村内到处一片寂静,路上也见不到一个人影。

然而这时,下山回家的方向,突然跳出一个身穿黄衣的女子,提着一个竹篮,一蹦一跳地向着周老汉家的方向奔去。

她照例将竹篮放在门外,拿起一旁挂着的空竹篮就要离开,但在这时,院子外突然出现了三个人影,正是捕快洪元和马毅,以及坚持要跟过来的林寡妇。

黄衣女子一愣,就要连忙跑开,但洪元和马毅已经拦住了她的去路,且这时林寡妇急忙朝着屋内喊道:“周大哥你快来看,人已经抓到了!”

她话音刚落,周老汉就连忙从屋内跑了出来,一见那女子的面就有些眼熟,但一时间又好像不认识她。

等到周老汉来到身前,洪元急忙问道:“周大哥,你那山果正是她送来的,这女子你可认识?”

周保义刚想说不认识,但他看女子神情紧张,有些拘谨胆怯的模样,突然想起几年前那个拦住他去路的“老者”。再将她们一对比,瞬间回过神来,这不就是她吗?

“我认得她,她是我侄女,这几年一直住在山上,我把她给忘了。”

周保义一边说,一边将她拉到身边来,他担心万一她的身份被人识破,说不定会带来大麻烦。

而黄衣女子也乖巧温顺,静静地站在周保义身边,好像二人真是叔侄关系。

洪元转头看向林寡妇,他不是村里人,不知道周老汉平时有哪些关系,所以只能通过林寡妇来了解。

林寡妇盯了周保义一眼,过后对着洪元说道:“他说得没错,这就是他侄女儿。”洪元与马毅听后,只得任由周老汉将她带到屋内。

由于天色已经渐亮,路上行人也多了起来,他们一行人今日又是无功而返,只好回到林寡妇家里休息。

本来他们商量,若是再查不出什么,明日无论如何也要回县衙复命了,却不曾想,两人刚一做好打算,这天夜里村里一下子失踪了四个人。

(四)

周保义在屋内,紧张地盯着黄衣女子,虽然不是很害怕她,但心里也总是有点发毛的感觉。

女子看出了周保义的紧张,先出声说道:“恩人莫怕,我此番前来是为了报恩。那日向你讨封,多亏了您开口相助,让我能提早化为人身。”

周保义摆了摆手,说道:“那只是小事,你为我送了三年的山果,也算是报答了我的恩情,以后就不需要再来了。”

“对了,你叫什么名字?今日前来拦下你的那两人,听说是衙门里的捕快,你已经引起了他们的注意,以后凡事都要小心,莫不能被他们发现身份!

女子含笑说道:“我叫若兰!恩公你放心,这几日我就躲在山上,他们发现不了我。”

周保义点头应道:“若兰姑娘,我既然称你为侄女,以后他们问起,我就说你叫周若兰可好?”

若兰像是得了新名字一样,欢心笑道:“以后我也有姓了,就叫周若兰。”

由于周若兰第一次光明正大地出现在村内,对什么事物都比较好奇,一直缠着周老汉,让他带自己去玩。

周老汉拗不过,只好带着她到村头四处走走,不知逛了多久,他们来到了一片墓地,若兰一靠近这里,就直说这里危险,让他赶快离开。

起初,周老汉还以为她说的危险,是觉得这里阴气太重,让她感觉不适。过后他才知道,若兰说的危险是感觉到这里有一阵可怕的气息。

至于是什么,若兰不肯多说,只说让他最近不要出门,还说最近村内就要发生一些事情。

结果真被她说中了!当天夜里,周保义正在熟睡,林寡妇慌忙过来敲他家的门,一边喊道:“周大哥,出事了!村里几个男丁在墓地附近莫名失踪了。”

(五)

周保义听后慌忙起来,跟着林寡妇一起向着墓地的方向赶去。

路上,林寡妇还在向他打听:“你那侄女到底是谁?怎么她一出现,村里就有事发生,她现在人在哪里?”

“林姑娘,你不要多问,我那侄女是个好人,这件事跟她没有一点关系。等下到了那两个捕快面前,还望你不要提及此事。”

林寡妇扭头看了他一眼,似乎是在怀疑他,过后才叹声说道:“你的为人我清楚,不过人总有看走眼的时候,你可不能因为一个陌生女子,害了整个村子的人!”

周保义无话可说,心里也一直在考虑自己这样做究竟是对还是错,难道这件事,真的与若兰姑娘有关?

两人路上赶得很急,不到一盏茶的时间,就来到了村头的墓地。这里葬的都是村内死去的人,包括林寡妇的丈夫,以及前阵子在山上发现的那三具白骨。

洪元与马毅正在蹲在地上查探,但由于天黑,效果不是很好。只能让村民在一旁举着火把,借着火把的光亮希望能查到一些线索。

“是谁先发现他们失踪的,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马毅出声问道,不一会人群中走出一个年轻男子,战战兢兢地说道:“是我,是我先发现的。本来我们五个人结伴回来,但我走的慢,被他们甩在后面,经过这里的时候,我被地上的树根绊了一跤,当我爬起来时,他们就已经不见了。”

“后来我就跑到他们家里,结果四人都不在家,且没人见过他们回到村内,这才觉得他们可能是同之前的村民一样,一下子失踪了。”

洪元脸色阴沉,看到地上仿佛有被拖拽的迹象,就朝着众人问道:“哪个方向是去往哪里?”

一人答道:“那是往后山去的方向,那里有一条小路可以上山,不过因山路崎岖,即使白天也很少有人从那经过。”

洪元听后,立即作出决定,说道:“他们有可能在山上,你们有胆大的,举着火把,我们一起上山救人。”

说完,他与马毅率先站了出来,而身后那些村民因害怕,皆不敢报名上前,只有失踪男子的家人和妻子,肯随着他们一起前去。

周保义听说要上山,同样上前一步说道:“我也去!这山路我走过几百趟,熟悉的很,也算我一个。”

之后,林寡妇也要上去,众人一看这么多人,顿时害怕的心思已经减了不少,随即报名的也越来越多,到最后只剩下年老体弱的留在村内,其他人跟着队伍,声势浩荡的向着山上出发。

周保义自然是跟着洪元一起走在前头,他知道哪里的山路比较平缓,带着队伍顺利地来到了后山。

众人举着火把分开去找,各自喊着村民的名字,然而除了他们这群人的呼声以外,只剩下一阵风声在耳边呼啸。

大约过了半个时辰,众人还是没有一丝线索,这时,一人来到洪元身边说道:“离此两里处有一个山洞,人会不会都在那里?”

洪元一听,觉得很有可能,就让他带路前去。结果半路的时候,周保义耳边忽然响起一个声音:“快回头,前方有危险!”

这声音,竟像是周若兰在耳边说话!

周保义四处张望,并没有见到周若兰的身影。他转过头来,望向林寡妇说道:“林姑娘,你刚刚有没有听到耳边有人在说话?”

林寻梅正一脸着急,听到周老汉的话也没有认真细想,立即回道:“哪有人在说话,不就只有你一个?”

这下,周保义才终于确定,这准是他侄女若兰在提醒他。

而此时,众人就快到山洞的地点,不到一刻钟就能赶到。他思考良久,终于走到队伍面前,拦下了众人。

“诸位,山里毒虫猛兽甚多,此时又是夜里,料想那山洞中说不定藏着什么危险,你们可真确定要去?”

“周老汉,你说什么胡话,都到这个份上了,还不赶紧去救人?”

“说的对,你要是害怕就自己先回去,失踪的都是咱们村的男丁,乡里乡亲的,我们岂能见死不救?”

一群人都在指责周老汉不讲义气,不过大伙儿可真是误会他了。

周老汉也不解释,因为他知道,即使自己解释清楚,这些人也不会相信,所以开口说道:“此事非同小可,你们若是要去,我也不会阻拦。只是大家也应该考虑清楚,万一遇到凶险,大家都命丧于此,以后村子里的老人和孩子要怎么办?

这些人到底是需要顾家的,听了周老汉的话之后,也开始犹豫起来,不少人已经心生退意。

“那如今要怎么办,难道我们真的见死不救?这次是他们四个,说不定下次就该轮到我们!”人群中一名年轻男子说道。

周老汉早有准备,听了他的话之后,他说道:“分成两组,由我和洪元、马毅、三个人打头阵,其他人守在洞外,若是我们需要帮忙,就往洞外喊,若是你们听到洞里有危险就抓紧跑。”

他这话一出,四周顿时安静下来,众人这才意识到,刚刚是误会他了。

“周大哥,这怎么行?你们三个人进去也太危险了。”

“就是,我们既然来了,也应该出份力。要不你在挑几个人进去?”

本来,周保义想的是,这两名捕快身强体壮,加上自己熟悉山路,即使洞内有危险,实在不行还可以逃出去,人多反而会有些麻烦。

可洪元似乎是看破了他的心思,直接对着众人说道:“周大哥说得也对,不能让你们冒险,既然如此,那我就挑几个人跟我们一起进去。”

“一二三四......洪元连续点了七个人,加上自己和马毅,再算上周保义,刚好十个。”

他们走在最前方,两边有村民举着火把开路,不多会终于抵达到洞口。

此时一轮明月挂在当空,在月光的照射下,洞口更显得神秘而深邃,众人虽然站在洞外,似乎也能感受到洞内传来的危险气息。

众人来时气势高昂,到了这里却不免有些心悸,一时间谁也不敢再往前踏进一步。

忽然,洞内传来一声惊叫,一名妇人听后连忙往洞口赶去:“这是我家文儿,他们真的在里面,快让我进去看看!”

心知洞内危险,周保义将妇人拦下,按照原先定好的计划,十个人依次进了山洞。

(六)

起初,众人只觉得山洞内阴暗湿冷,但是没过多久,又觉得洞内燥热难耐,似乎还能感受到一股股热浪般的气息。

而洞内一些不知名的石头,散发着一种幽蓝色的光芒,即使他们没有火把,也不至于瞎眼撞到墙壁。

众人刚想将火把息掉,洪元连忙说道:“不要熄,说不定那东西怕火,可以用来吓唬它。”

举着火把的人一听,连忙将火把攥得更紧,一行人就这么弯腰走着,终于在进入山洞的半刻钟之后,来到了一个宽阔的大洞内,并见到了村内失踪的四名男子!

那四人瘫倒在地,其中一个似乎受了很重的伤,已经快要奄奄一息。

村门男子一见,慌忙就要上去搀扶,周保义说道:“先别过去,小心有危险!”

随后,他向着那几人问道:“卓志,你们是怎么来到这的,那东西又藏在何处?”

卓志被他这么一喊,一下子回过神来,连忙说道:“它在上面,快往上看!”

众人齐齐地往上洞上方看去,结果正看到一条巨蛇张着嘴向他们扑过来。

那巨蛇的身子比他门口的柳树还粗,腹下还能清晰地看到一层鳞片,嘴角长着一对锋利的獠牙,模样甚是吓人,不少人已经吓得不敢动弹了。

好在洪元仍有意识,他抢过一旁村民手中的火把,想用此来吓退它,却被那巨蛇一个摆尾,给扫得倒飞出去,狠狠地撞在了山壁上。

随着他的落地,众人皆回过神来,此时也不管洞内如何了,都往外面跑去,不一会洞内只剩下周保义、洪元、马毅,以及剩下的一位青年男子。

凭他们几人,根本斗不过这条巨蛇,眼下周保义只想着拖一会时间,让众人赶快下山。

随后,他向身边的那位男子问道:“你怎么还不走?”

那男子盯着洞内答道:“我哥还在里面,我......我要带他出来。”

周保义还要劝说,那巨蛇已经又一次扑了上来,这一次他就没有那么好运了,虽然没有落入蛇口,但是被它撞了一下,身上受伤也不轻。

不过马毅不知道何时绕到了那巨蛇的身后,举起长刀,狠狠地朝着巨蛇的尾巴斩去!

“铮的一声”,马毅手中的长刀已经断成了两截,而那巨蛇也因为剧痛而身子扭曲,一时间扭成一团。

等到它稍微恢复一些之后,在洞内不断巡视,想要寻找刚刚斩了他尾巴的马毅,过后终于在一块巨石后面发现,尾巴将其缠住,提到了自己嘴前。

马毅虽然连番挣扎,但却一点也挣脱不开,只能用脚在半空中胡乱踢。

那巨蛇也不吃他,似乎是在故意吓唬他一样,许久后嘴里突然喷出一团黑紫色的烟雾,片刻后,马毅全身的皮肤都成了黑紫色。

而洪元此时也已经恢复了行动,他在地上吸引着巨蛇的注意力,周保义则悄悄来到高出,手中举起一块巨石,用力朝着蛇头砸去。

运气不错,一下子就砸中了蛇头,那蛇吃痛放开了马毅,转过头来开始追周保义。

周保义一边逃跑,一边大声喊道:“你们快带着众人离开,不要管我。”

洪元听后,快步跑去背起马毅,而另一男子也背起躺在地上一个人,再加上剩下的三名男子,七个人一起赶紧离开。

那巨蛇发现了洞内的动静之后,就要转过头追洪元他们,而周保义趁机又搬起一块石头砸了过去,这举动可是惹恼了巨蛇,不顾一切的朝他扑来。

这山洞内巨石很多,有一些就像是冬天屋檐上的冰锥一样,倒挂在上面。而依照地形的优势,周保义连番躲过了数次攻击,直等洪元他们走远,他才终于被巨蛇给缠住。

那巨蛇早就对他恨之入骨,恨不得一口将他吞下,不过就在他动口之前,洞内又传来了一阵脚步声。

周保义扭头一看,原来是林寡妇陪着周若兰走了过来。

“你们两个来这里干什么,快点离开,等下我可救不了你们!”

周保义一边让他们快走,一边在巨蛇的身子中不断挣扎,而林寡妇见此情景早就吓得说不出话来,想走也走不开。

周若兰虽然也是面带慌张,但情况要比林寡妇好很多。她见到周保义遭遇危险,脸色一下就变得如同一张白纸,过后似乎鼓起了勇气,轻轻一跃,顿时来到了周保义身边。

也不知她哪来的力气,徒手竟然直接送开了缠绕在周保义身上的巨蛇,那巨蛇张开大嘴,想要将她吞下,而她鼓足了力气,一拳砸在蛇头,竟然将巨蛇砸地眼冒金星,不知方向。

周保义早就看呆了,有些不可思议的望着她,而她却毫不在乎,将其带到林寡妇身边,说道:“快带林姐姐离开洞内,你们到外面等我。”

见识到她的厉害之后,两人哪还敢不听?周老汉一边点头,一边抓着林寡妇的手,向洞外奔去,刚一转身,就听到洞内巨蛇的惨叫声响起。

直到半刻钟之后,洞内的声音渐止,周若兰云淡风轻的从洞内走了出来。

“那巨蛇已经解决了?”

“嗯,解决了!”若兰她拍了拍手。

周保义听到她的确认,但还是不肯相信,特地跑到洞内查看,果然如若兰所说。

其实他一直不明白,既然周若兰这么厉害,为什么不早点动手收拾掉巨蛇。

周若兰却说道:“那巨蛇也是修炼多年,若是得了讨封的机会,兴许就能化身成龙,也不至于再做这些害人的事情。说到底我们也算是同类!”

周保义明白她的意思,她是想给那巨蛇一次机会,却没想到害了这么多人。

几个人心有余悸,借着月光下山回家,但是半路就遇到了更多的村民来上山,原来是洪元领头,带人过来救他的。

见着周老汉无恙,洪元还有些纳闷,问道:“那巨蛇呢?”

“运气好,被我用石头砸死了。”

“......”

洪元带着人赶到洞里,果然见到地上躺着巨蛇的尸体,随即让众人抬着下山,只等明天送到县衙去交差。

第二天早上,整个村子都静悄悄的,直等到快到晌午,各家各户才开始生火煮饭。昨夜的一场行动,让村民大感疲累,直睡到晌午才起床。

洪元与马毅也醒了过来,在林寡妇家吃过午饭之后,喊了村内的青年男子一起,抬着巨蛇去往县衙,一路上迎来很多人的关注。

县官老爷知道之后,大赏了洪元与马毅二人,并特地拨出五百两银子出来,用来奖赏给村内的百姓。众人抬着银子,敲着锣鼓回了家。

而经此之后,周保义在村内也渐渐出名,后来在周若兰的撮合下,他与林寻梅感情甚好,半年后结为夫妻,结婚不到一年就生出个儿子。

此后村内平静安宁,周保义夫妻二人幸福和睦,而周若兰也成了众人欢迎的姑娘,直到她功德圆满之后,成为了当地的‘守护神’。

声明:本故事为虚构传奇小故事,多来自于坊间奇闻、传说、志怪小说、戏曲、传奇等,作者本意是为了传承中国民间文化,切勿相信真实性,也不要封建迷信!

传奇故事:男子走夜路,遇黄鼠狼“讨封”,他的回答值得学习

传奇故事:男子回家,半路遇到黄鼠狼讨封,女子说:有危险快回头

举报
评论 519